当前位置:鲁南网 -> 法治 -> 拍案说法 ->

47岁女主播靠直播贩毒,尺度越大粉丝越疯狂,送花送游艇送冰毒!

来源:未知 编辑:筱磊 发布时间:2018-06-25 14:07

两年多前,浙江丽水市庆元县松源镇郊区会溪村来了一个黑黑瘦瘦的女人。

 

这是个偏僻的小山村,她在靠近山脚的地方找了一幢闲置农村小洋楼,租了其中一间房间。

 

她几乎不出门。只有村里两家小店的老板娘见过她,她们帮她代收快递,每次她去拿快递时,会和老板娘简单寒暄几句。

 

在村里人看来,这是个神秘的女人。

 

他们也不知道,她与最近陕西警方破获的一桩公安部部督毒品案件有关,她的贩毒网络覆盖大半个中国,遍布18个省市。

偏僻的农村超市

为什么一个月收到二三十个包裹?

 

去年8月5日,庆元县禁毒大队民警接到来自公安部、浙江省公安厅的一条线索:庆元县境内可能有人从事网络贩毒活动

 

但庆元县就这么大,吸毒人员情况,庆元县禁毒大队都掌握在册,并没发现本地人贩毒。

 

这个毒贩是谁?

 

民警通过近一个月调查走访,不分昼夜蹲点、守候、查询、监控、追踪,终于有了发现。

 

在城郊会溪村有两家小超市,频繁收到来自四川、重庆、河北等外省市的包裹,一个月加起来起码有二三十个。

 

一个偏僻的农村超市为何与外界有这么多频繁的快递往来?村里有人是做电商的?

 

一个多月后,9月15日一早,气温就飙到30℃,民警在两个超市附近守候。

 

6个小时后,一个黑瘦的女人进了一家超市,拿了包裹出来,民警拦住了她。

 

包裹打开,是牛轧糖,一颗颗牛轧糖用漂亮的糖果纸包着,但谁会想到,剥开糖果纸,里面是冰毒粉末。

 

 

一称重,有30多克。

她的另一个身份

女主播

女人被警察带走时,超市老板娘和村民都惊呆了。

 

他们当然也不知道,这个黑黑瘦瘦、其貌不扬的女人还是网上直播平台的当红女主播

 

 

在网上,她有个名字,叫妖妖。现实生活里,女人姓熊。

 

到了女人租房,门一开,一股臭气,10平米大小的房间,堆满了外卖餐盒、快递袋、情趣内衣……

 

 

一台电脑搁在床上,边上是一个吸冰毒用的冰壶,床上堆满杂物,还有一包包的冰毒粉末,警方现场缴获了550克冰毒。

 

 

这里,就是她的直播工作室,她在这里不分昼夜进行大尺度的表演

 

“她说自己都不睡觉的,困了吸冰毒,稍微在椅子上靠下,就接着表演。”办案民警说。

 

她这么卖力表演,不仅因为粉丝是她的“金主”,也是她的潜在客户。

 

随着她的网名“妖妖”人气越来越旺,有人慕名找到她要货。

 

直播室也成了她的发货地。

直播时用暗语试探

 

 

“本地吸毒的瘾君子都不知道这个人。”办案民警说,因为“妖妖”从来不和本地人联系。

 

她手上有的是“买家”,这些买家都是她的忠实粉

 

她在网上直播时,粉丝看得兴奋,就送她游艇、花……但有一点,很多粉丝都是有经验的,在他们这个圈子,吸毒不吸毒一看就知道了。

 

她是进过几次强制隔离戒毒所的人,深谙圈里暗语。她在和粉丝互动时,会用暗语交流来试探是不是“同道中人”。比如“包瓜子”,意思是冰毒,“包猪肉”是“溜冰”,即吸食冰毒,而“包茶叶”,是指麻古……

 

圈里人一看就明白,会响应,她就告诉对方自己的QQ号、微信号,对方要加她,需要验证身份,“要拍一段自己吸食毒品的视频、展示冰壶等吸毒工具的视频。”民警说。

 

验明正身后,才可以加她为好友。

 

粉丝还给她寄冰毒

 

她有两张假身份证作“掩护”,注册了10个QQ号,6个微信号,9个支付宝账号,一来二去,她的QQ好友都快加满了,她就组建QQ群,在直播时报出群号,“假如对方不发视频,是绝对进不了群的。”办案民警说,如果进了群,是潜水的,也会被踢出群……

 

 

 

 


 


从现场查获看,共有快递单400多张。快递员们还以为她躲在家里是做电商的,她从庆元发往外地的有2公斤冰毒。

从查获情况看,在她到庆元的短短2年里,她先后买卖冰毒有5公斤之多

 

“通过邮寄的方式实现远程贩卖,或者让上家直接给买家寄货”,办案民警说,她组成的这张贩毒网络,毒品交易全程人钱、人货分离,隐蔽性极强。

 

她的直播一直比较大胆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她又为什么要选择庆元这样一个偏僻的地方?

 

其实,她算是半个庆元人。

 

在直播平台,她看起来妩媚年轻,但其实她不年轻了,已经47岁了。

 

 

在那,她学会了吸毒,被上海警方抓到过几次,算是上海强制隔离戒毒所的“常客”了。

 

年纪大了,她有点年老色衰,再做娱乐行业不适合了,她想着回去,但丈夫已经和她离婚了,儿子这么多年她也没管,感情淡漠。

 

她回到庆元没有地方住,租了间房子,曾一度打算开始新生活。

 

那会,网络直播刚起步,她跃跃欲试,在化妆和镜头滤镜的作用下,她像是30岁左右的少妇,而她的直播一直比较大胆,很快在直播平台蹿红,来找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她又开始复吸了。

 

 

就这样,她又走上不归路,开始吸毒贩毒。

全国特大贩毒网络

 

 

虽然贩毒网络已经遍布大半个中国,但她并不是这起公安部部督毒品大案中幕后最大的毒枭。她只是一名代理商。

 

庆元警方把“妖妖”移交给陕西警方后,警方顺藤摸瓜,发现整个贩毒网络共有7个层级,从查获情况看,“妖妖”位于第五层级,最大的毒枭藏匿于四川

 

今年4月,警方开始收网,涉及全国各个省市拥有严密结构、层层代理的一个特大网络贩毒团伙被一网打尽。

 

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