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鲁南网 -> 教育 ->

视力和体重纳入中考考核体系引发热议

来源:鲁南网 编辑:临报融媒 发布时间:2020-10-16 10:32
  众所周知,文化课和体育课是中考的主要内容,视力和体重的考核结果将纳入中考总成绩?近日,山西省长治市将把裸眼视力和体重考核结果纳入中考总成绩的消息,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既想要优异的成绩,又想要健康的体魄,不少学生和家长认为,很难两全其美。将视力和体重纳入中考考核体系,只是看上去很美好,但考试不是万能的。临沂大学教育学院院长张洪高教授认为,教育改革需谨慎,要经得起检验。
 
  1.既要成绩又要健康,很难两全其美
 
  近日,山西省长治市将把裸眼视力和体重考核结果纳入中考总成绩的消息,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据了解,去年该市就宣布从2022年开始,中考将增设学生综合素质评价50分,其中身体素质占20分,包括10分的过程性评价和10分的结果性评价。
 
  其中,过程性评价重点考查学生参与各项体育活动、心理健康表现等情况;结果性评价主要考查学生体重、裸眼视力情况,各占5分。
 
  你能接受视力和体重考核结果纳入中考总成绩吗?“不能!”记者随机采访了多名初中生,九成以上的学生口径一致,他们认为,这无疑是给初中生增加了负担,既要成绩又要健康,很难两全其美。
 
  临沂某中学学生孙同学直言道,很多学生从小就近视了,这对他们很不公平。本来成绩就不是特别好,再加上视力和体重的要求,他感觉会增加学生的升学压力,无疑是雪上加霜。“我们班49个人,有一半同学都是戴眼镜的,因各种原因,个别同学视力下降快,不到一年就需要换一副眼镜。”孙同学说,如果中考时因为视力考不上高中,实在是太亏了。
 
  “有些近视眼和遗传有关系,因视力被减分而影响中考成绩,这也太坑学生了。”学生家长张先生认为,这项教育改革的初衷是好的,让学生、学校重视学生的身体健康,加强体育锻炼,但是用增加考试内容来达到增强体质的目的,看上去很美好,实际上一点儿都不人性化。
 
  河东区某中学学生家长陈女士称,如今出现小眼镜、小胖墩的主要原因是学业的压力,为什么不从应试教育本身寻找问题的根源,反而通过考试来解决难题,这让很多家长和学生表示不理解。不过,如果真将视力和体重纳入中考考核,势必从一定程度上让学生、老师、学校,以及家长更加注重增强学生体质。
 
  2.视力和体重纳入考核,只是看上去很美好
 
  据悉,教育部对9省份调研了14532人,包括小学、初中和高中的学生,将此次6月份被调查学生的近视率与2019年年底学生近视率普测数据相比,今年上半年的近视率增加了11.7%,其中小学生的近视率增加了15.2%,初中学生增加了8.2%,高中学生增加了3.8%。
 
  这是一组触目惊心的数字,近视增长最快的是小学生,而增长缓慢的是高中生。其实,小眼镜、小胖墩在学校所处可见,尤其是疫情之后,出现明显增加的趋势,这不得不引起家长、学校、社会的关注和警惕。
 
  “一边是竞争激烈的升学压力,一边是视力下降和体重增长的担忧,我觉得将视力和体重纳入考核体系,只是看上去很美好。”临沂某中学负责人崔志华(化名)表示,如果不是因为中考有体育测试,体育课早已经形同虚设。即便如此,在实际教学过程中,体育课被占用的现象也是极为常见的。
 
  按照国家过程标准,普通中小学校、农业中学、职业中学每天应当安排课间操,每周安排三次以上课外体育活动,保证学生每天有一小时体育活动的时间(含体育课)。崔志华表示,受学校场地、师资配备、体育器材等影响,很多学校都无法完全按照这个标准执行。
 
  某初中学校体育老师分析称,学生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晚上回家至少两小时坐在家里写作业,按照40分钟一节课,一个学生一天坐着学习的时间至少是400分钟,久坐是肥胖的主要原因。
 
  “视力和体重如同体育一样纳入中考考核内容,将体育锻炼由兴趣变为任务,容易流于形式,无法真正达到强身健体的目的。”该体育老师告诉记者,考试不是万能的,不能一有问题就想着通过考试来解决。
 
  3.专家说法:
 
  教育改革需谨慎,要经得起检验
 
  对此,记者联系了临沂大学教育学院院长张洪高教授,他分析称,把视力和体重纳入中考考核一事事关教育改革政策的制定。而教育政策的制定和实施是教育改革的核心环节,必须慎之又慎,任何一项教育政策的出台都面临着合理性与合法性的拷问。
 
  “从国家出台教育政策的过程来看,都要面向专家、一线教育工作者和社会大众反复征求意见和建议,以确保教育政策的合理性。”张洪高教授说,地方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出台教育政策也要经历同样的过程,否则教育政策的科学性可能会面临质疑。
 
  张洪高教授认为,用考试的形式和手段来增强学生体质,达到“野蛮体魄”的目的,当美好的初衷变相强加给学生时,既增加了学生的负担,也让容易让别有用心之人“钻空子”,从而形成一种教育上的不公平,就背离了教育的初衷。教育政策的制定应该体现人文关怀,而考试不是唯一的手段和方法,防止出现“一刀切”的现象。
 
  “户外运动和体育锻炼对视力和体重的影响都是非常明显的,虽然部分学校已经开始重视体育锻炼,但是还有大部分学校更注重学业成绩,以致于学生锻炼的时间少之又少,出现了很多小眼镜、小胖墩。”张洪高教授建议,可以从义务教育阶段增加体育课的课程时长等方面着手,从小养成科学锻炼的好习惯。
 
  中小学生的视力和体重问题确实不小,已经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张洪高教授认为,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必须联合学校、家庭和社会,采取多种措施共同解决,真正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
 
  相关新闻:
 
  在校每天体育锻炼时间不低于1小时,减轻学生课业负担
 
  学生近视呈现高发、低龄化趋势,严重影响孩子们的身心健康,是关系国家和民族未来的大问题。近日,山东省教育厅引发《关于做好常态化疫情防控条件下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的通知》。
 
  根据通知,要强化教育部门主管责任,夯实学校主体责任,开展学生视力状况普查,落实学生视力保护制度,改善学生学习环境,减轻学生课业负担,规范电子产品使用,等等。其中,幼儿园和小学1—3年级学生是防控重中之重,同时要重点预防高中生发生高度近视。
 
  学校要全面落实学生每天2次眼保健操、课间到室外阳光下活动或远眺、每学期2次视力状况检测、每学期1次视力健康教育活动等制度。将健康教育课纳入教学计划,将近视防控知识融入课堂教学、校园文化和学生日常行为规范。鼓励学校开发校本课程,以生动活泼的形式向学生传授科学用眼知识和方法,培养学生掌握正确的阅读和书写姿势,帮助学生养成良好的用眼习惯。设立学生“视保员”和成立学生健康教育社团,强化视力健康学生自我管理。
 
  落实学生视力保护制度的同时,要增加学生户外活动时间。学校要全面落实学生每天2次眼保健操、课间到室外阳光下活动或远眺、每学期2次视力状况检测、每学期1次视力健康教育活动等制度。将健康教育课纳入教学计划,将近视防控知识融入课堂教学、校园文化和学生日常行为规范。鼓励学校开发校本课程,以生动活泼的形式向学生传授科学用眼知识和方法,培养学生掌握正确的阅读和书写姿势,帮助学生养成良好的用眼习惯。设立学生“视保员”和成立学生健康教育社团,强化视力健康学生自我管理。
 
  要想改善儿童青少年近视的难题,减轻学生课业负担是关键。学校要强化年级组和学科组对作业数量、时间和内容的统筹管理,严控学生作业量,保障学生充足睡眠。小学1、2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3—6年级每天书面家庭作业完成时间不得超过60分钟,初中不得超过90分钟。小学生每天睡眠时间不少于10小时,初中生不少于9小时,高中生不少于8小时。严禁幼儿园“小学化”教学,严格执行一年级“零起点”教学。
 
  此外,学校要使用高标准的多媒体教学设备,运用电子课件教学时长不超过教学总时长的30%,要严格控制在线教学时长,线上学习时间小学生每次不超过20分钟,中学生每次不超过30分钟。每天视屏时间学龄前儿童不超过1小时,中小学生不超过2小时,年龄越小视屏时间应越短。连续线上学习时间或视屏时间超过20-30分钟,需向6米以外远眺至少10分钟。
 
  临报融媒记者 庞尊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