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鲁南网 -> 金融 -> 钱沿热点 ->

山东城商行年报:威海商行、青岛农商行凸显“不良”短板

来源:经济导报 作者:消息 发布时间:2017-08-18 18:09
       随着城商行IPO的提速,山东本土商业银行已经摩拳擦掌。
       截至今年5月份,山东已有3家商业银行排队IPO。其中,威海市商业银行(下称“威海商行”)选择登陆上交所,青岛农村商业银行(下称“青岛农商行”)与青岛银行均报送A股中小板。
       那么,在整体银行业净利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山东本土城商行2016年业绩如何呢?接下来,经济导报记者就选取代表性较强的5家山东城商行来分析去年经营中的亮点与短板。
青岛银行日赚572万
       截至5月初,已公布2016年年报的山东本土城商行不足10家。经济导报记者选取其中分布在济青烟威四地的5家商业银行为样本,分别是齐鲁银行、青岛银行、青岛农商行、威海商行和烟台银行。
       在上述5家商业银行中,齐鲁银行已于2015年6月挂牌新三板,青岛银行也于2016年成功登陆港交所。同时,青岛银行、青岛农商行和威海市商业银行也在A股IPO排队。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这5家商业银行在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等经营数据方面,确实不相上下,且竞争力强劲。
       其中,青岛银行以59.96亿元的营业收入和20.89亿元的净利润,稳坐2016年山东本土城商行头把交椅。2016年日赚572万元,令青岛银行成为最赚钱“霸主”。
       出乎意料的是,青岛农商行已晋升至山东最赚钱城(农)商行亚军,2016年实现净利润19.39亿元,以日赚531万元紧随青岛银行之后。
       而齐鲁银行和威海市商业银行盈利能力相差毫厘,2016年分别实现净利润16.42亿元和16.33亿元。相比之下,烟台银行2016年4.66亿元的净利润略显逊色。
       此外,2016年,齐鲁银行堪称“净利增速王”。该行去年净利润较2015年同比增长38.33%,是5家山东城(农)商行中净利增速最快的,较第二名青岛银行的15.15%明显增势强劲。
齐鲁银行工资单漂亮
       银行业的薪酬福利向来备受关注,那么山东本土城(农)商行的薪酬水平如何呢?
       经济导报记者查阅数据后发现,在上述5家城(农)商行中,仅有齐鲁银行、威海商行和烟台银行3家企业公布了员工薪酬的完整数据。
       2016年,齐鲁银行、威海商行、烟台银行员工人均薪酬分别为32.07万元、22.77万元及27.37万元。
       与往年薪酬相比,齐鲁银行较2015年33.55万元的员工人均薪酬略有下降,而烟台银行较2015年25.98万元的员工人均薪酬有所上升。
       对于薪酬包的计算方法,经济导报记者咨询了百丞税务相关财务专家。按照会计通用准则,通过资产负债表中的“应付职工薪酬”与现金流量表中的“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两个项目,按照“本期工资福利人均额度=(期末应付职工薪酬-期初应付职工薪酬+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员工人数”的公式得出数据。
       不过,青岛银行的2016年度报告由于缺失“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数据,而无法详细了解其员工薪酬水平。
       令人费解的是,青岛农商行则在2016年年报中,直接未公开公布“合并资产负债表”和“合并现金流量表”。对此,青岛农商行表示,“表格附件:本行2016年度审计报告和财务报表附注置备于本行董事会办公室。”
       针对青岛农商行年报数据并未公布完整的行为,5月9日下午,经济导报致电青岛农商行,但该行在招股书中公布的办公电话一直未有人接听。
       此外,在已披露的2016年年报的上述5家山东城(农)商行中,青岛银行对外公布了具体高管的税前年薪,齐鲁银行则公布了15名高管的税前合计薪酬。其余3家城商行未披露相关数据,目前大部分城商行的高管薪酬仍处于信息披露的灰色地带。
       在已公开数据中,青岛银行与齐鲁银行的高管平均薪酬分别为99.66万元、98.48万元。
青岛农商行不良率超2%
       值得注意的是,已在A股IPO排队的青岛农商行和威海商行在资产质量方面承压明显。此外,烟台银行的不良率也畸高。
       从烟台银行披露的数据来看,2016年末、2015年末、2014年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52%、2.78%、2.62%,一直处于较高水平。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报告期末,烟台银行最大单一公司贷款集中度高达7.05%;最大单一集团贷款集中度8.67%;最大十家客户贷款集中度58.02%。该指标在上述5家城(农)商行中处在最高水平。“贷款集中度数据更暴露了烟台银行抗区域金融风险较差。”一位券商银行业分析师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
       对此,烟台银行在年报中表示,去年在信贷方面也做了不少努力,包括重新梳理全行范围内集团客户关系树,有效防范集团客户多头授信、借壳授信和化整为零等授信;管控大额授信,从贷前调查、授信额度申报、审批等环节把握好对贷款大户的业务管理等。
       事实上,青岛农商银行2016年2.02%的不良率也处于高位。青岛农商行2016年年报显示,报告期末,本银行最大单一借款人贷款集中度为5.97%;最大十家单一借款人贷款集中度达52.25%。
       相比青岛农商行,威海商行不良则是连年双升态势。
       数据显示,2013-2015年,威海商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1.86亿元、3.14亿元、5.06亿元,年末不良贷款率分别是0.46%、0.7%、0.97%。2016年,威海商行不良率更是增至1.42%,同比上升0.45个百分点。
       对此,威海商行表示,受经济下行压力影响,2015年末大中型、小微企业与个人贷款中的不良贷款规模较前一年均有所增加,但主要来自大型企业不良贷款暴露。
       对于2017年的经营目标,威海商行在年报中预计,不良贷款率低于同期全省城商行平均水平,力争全省城商行同期最低。此外,2017年,威海商行的利润目标为22.64亿元。
       上述券商银行业分析师表示,“去年顺利获批上市的银行,比如无锡农商行、常熟农商行等农商行最新披露的不良贷款率均低于同期商业银行水平,IPO排队中的城商行若不良贷款率持续高企,将成为其上市路上不可忽视的绊脚石。”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