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鲁南网 -> 维权 -> 记者调查 ->

一张快递单捅破代购骗局!孕妈妈群热卖的海外货竟来自淘宝

来源:成都商报 作者:王超 发布时间:2017-07-03 16:17

      一张显示购置了8瓶“贝亲桃子水”的淘宝购货清单,蓦然闯进新手妈妈阿蛮的眼帘,令她细思极恐。

       连续数月来,包括阿蛮在内的多位妈妈,委托一名自称能够让朋友从美国、日本等地代购母婴用品的网友“辰麻麻”,代购了价值数万的海外母婴用品。6月25日,阿蛮在收到的包裹中,竟然发现了一张淘宝购物单,这让她和多名妈妈,将怀疑的目标指向“辰麻麻”:之前所谓的海外代购,难道都是在网上买的?

       目前,多名家长已成立多个维权群,而“辰麻麻”则一方面表示自己所卖货物为正品,一方面联系买家“私下退款”。

 

 

一张淘宝快递单

捅破海外代购真相?

       一张淘宝购货清单,让新手妈妈阿蛮第一次怀疑,自己的海外代购是不是被骗了?

         6月25日,阿蛮拜托网友“辰麻麻”代购的一个水杯因色号不一致请求换货,数日后她收到的一个快递箱,除了一个新的水杯,还有一张诡异的淘宝快递单也夹在箱中。“难道这些东西,是她自己从淘宝上买来再倒卖给我们的吗?

       这个手机尾号为3212的收件人“辰麻麻”,是她的熟人。今年2月,在一个互相分享产检信息的成都妈妈备孕微信群里,自称刚生完二胎的“辰麻麻”总是热情指导大家,一度被众多孕妈奉为“百科全书”,乃至“女神”。不久,随着群中孕妈陆续分娩,“辰麻麻”开始发布各种信息称,自己在日本和美国的朋友买来的母婴用品太多,需要的家长可以转手,其中,不乏“畅销”的贝亲桃子水、婴儿保湿水、鸭嘴杯、爽身粉、外国奶粉以及各类儿童玩具。

        “她很热情,但凡哪个人提一点问题,她都乐此不疲地在群里给我们普及,有问必答。”阿蛮依稀记得,今年冬天预产期期间,天气冷雾霾重,“辰麻麻”在群里讲解最多的就是新生儿肺炎的问题。因为对方实在太热心了,阿蛮对她毫无戒备,并从今年3月至5月,陆续向其购置了1100多元的海外代购母婴用品。

         找“辰麻麻”代购的人不止一人,阿蛮告诉记者,备孕群中100多号人大部分都委托其代购了各类产品,多的2000元左右,少的100多元。

 

 

记者调查

混迹多个微信群 交易款项超5万

       快递单一曝光,微信群瞬间炸开了锅,家长们都恐慌了,大家都不敢相信,三四个月来自家的小宝宝一直在用对方网购来的产品,而非真正的海外代购产品。

       自称遭遇受骗的家长并非少数,除了2017年2月这个预产群外,2016年9月、11月、12月以及2017年1月和3月预产的5个群中,陆续有家长向记者反映,自己也“遭殃”了。

          一些家长反映,从“辰麻麻”处买的桃子水,用后宝宝曾出现过敏的症状。“快递单发现以前,我们就曾互相问,从辰麻麻那买了桃子水的妈妈们,有没有发现宝宝过敏的情况?一聊发现,几个宝宝们都出现了过敏的情况。”网友“艾思”说,她之前只是以为自己孩子体质特殊不适用罢了。

       这个“辰麻麻”在多个微信群里都有出现,但名字不一样。在2月预产群里,她叫‘D调乖乖’,在3月群叫‘辰宝&涵宝’,在其他群又叫‘乖乖老师’、‘浅笑’、‘星星糖’等等。而这些马甲背后都对应着相同的几个支付宝账号,各个群购买东西具有一致性,各个群退货都找同一个人,即某玲。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发现,快递单上收件人电话号码,正是家长们提供的“辰麻麻”私人号码,这个尾号3212的号码所对应的支付宝账号头像,与家长们向“辰麻麻”转账时对方显示的头像一样。

       记者通过快递单查询到了这家位于浙江温州,名为“甘蔗的XXX”的网店,店铺注册于2013年11月,长期以来经营海外母婴用品、幼儿食物的销售。售价89元的“贝亲桃子水”婴儿爽身用品、38元的贝亲奶嘴、69元的Aveeno婴儿乳液等产品,便是“辰麻麻”长期“代购”的品牌。

       而“辰麻麻”卖给家长的价格,则高于这个价。以一瓶89元的桃子水为例,“辰麻麻”在各个微信群售价不一样,从90多元到108元不等。

        记者随机采访了6个微信群中的若干家长,从去年11月至今年5月中旬,大部分家长用于代购花费的金额平均在600元左右,最多的1500元。

        目前,部分认为自己权益受到侵害的家长自发组成了一个群,经过记者初步核算,这6个群的交易金额已经超过5万。

 

 

“代购”人:

正在私下协商退款

        组建微信维权群后,家长们曾与“辰麻麻”进行过“对峙”。

       “我们气急败坏地与她对峙,她却很淡定地给我说,她卖的是正品。我让她给我出示购物的小票,她随随便便发了一张给我,我让会日语的同学帮我翻译,上面居然没有桃子水购买记录。随后,我继续找她对峙,她却只用一句,‘我卖的是真的’这样回答我,始终无法出示证据。”一名曾“代购”过桃子水的母亲说。

      面对质疑,“辰麻麻”的回答十分单一:“土豆过敏吧,我是朋友转卖的。我卖的不是假货,是正品。”

        但在数日前,她私下找到了3位因桃子水使用过敏的家长,表示愿意通过退钱解决问题,“桃子水我自认陪哈。”“对不起。”面对家长再三追问,她吐出来这三个字,但始终没有表露“代购品,的来历,也无法出具任何相关有力凭证。
       大家对“辰麻麻”的辩解不以为然,“在今年2月群里的时候,她说她的二胎是去年9月生的。在去年8月群里,又说自己是8月1日生的二胎。此外,她还在其他群里说自己是今年2月生的二胎。2017年4月的群,群主已经把她踢走。但我们觉得她不会就此罢休。”家长透露。

          1日,记者通过3212的手机号码再三拨打“辰麻麻”某玲电话,但对方并未接听。添加其多个微信号,也未做回应。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戴佳佳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