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鲁南网 -> 文化 -> 文学驿站 ->

“温河大王杯”征文大赛优秀作品选登——我与温河酒的缘

来源:鲁南网 作者:李炳来 发布时间:2018-05-14 10:39
  我能与温河酒结缘,说来完全是一个巧合。当时还是排长的我,在休假归队时没能赶上车,就住在了师招待里。
  当时我们这个部队移防到海阳没几年,住房比较紧张,有些从外单位新调来的首长,也临时住在招待所里。
  就在我刚放下行李没多大会儿,服务员就到房间里来叫我,说是让我给他帮忙抬下东西,于是我就跟他一起来到了一楼的一间仓库里。服务员是一位第五年的老兵,我们都叫他李班长。李班长告诉我,我们师里又来了一位副师长,想找个茶几放花盆,他记得这个仓库里正好有一个,这才让我给他帮忙找一找。
  谁知就在我们两人翻腾着找茶几的时候,李班长一不小心踢碎了一瓶酒。当时我也没太在意,谁知就在我们说话间,一股浓浓的酒香便充满整个房间。
  我问李班长,你打碎的是一瓶什么好酒?李班长随口对我说了句,不是什么好酒,是瓶温河酒。
  就在这时,一位穿校官裤子的首长正好从门口经过,他闻到酒香后,也走进仓库,问了句这是什么好酒,这么香。在得知是温河酒时,他说他真还从来没喝过这个酒哩,李班长说,我一会给您送两瓶尝尝。
在我们找出茶几一起抬到二楼的一个房间时,我才知道刚才的那位首长,就是新来的副师长。
  李班长放下茶几就到下面给副师长拿酒去了,我就留在那里帮着首长把茶几摆好,在把花放好后又擦了擦桌子。
  谁知这时副师长对我说,我里面有两个菜你帮着我做做。尽管我知道自己的厨艺不佳,但首长的话就是命令,这么大的首长下命令了,我一个小排长怎敢不听?
  李班长拿着酒进来后,看到我竟然下起厨来,惊讶地说,李排长还会做饭?这时副师长也愣在了那里,原来他以为我是管理科的管理员,或是招待所里的人呢。
  在得知我是在招待所临时住宿的一个排长时,首长热情地对我说,晚上你在我这里吃饭就行了。李班长也说,你正好在这里陪首长喝一杯就行了。
  就这样,就这么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不但陪着这么大的首长喝了次酒,还同温河酒结了缘。
  由于我那时年轻,再说从来也没接触过这么大的首长,首长让干我就跟着一起干了。首长说,以前山东的景芝白干和兰陵大典倒是喝过,没想到山东还有这么好喝的温河酒。本来两个人喝酒就没更多的话说,我又特别紧张,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的,没多长时间竟然一人喝了一瓶。
  在我回到连队把这事告诉指导员时,指导员很认真地把我批了一顿,他说我你这家伙胆子真是够肥的,连副师长的酒都敢喝,要是你把副师长喝多了,你这排长也别干了。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这酒不但没喝出毛病,反而给我喝出了运气来。就在我回到连里不到两周的时间,突然接到师里的通知,我被调到师机关当了参谋。
  这一回我成了招待所里的常客,和副师长搿成了邻居。以至到后来竟然成了“反面教材”,说有人能喝酒也是好事,我就是同领导喝了回酒,领导看着我的酒量好,就直接把我调到师机关来了。其实我自己心里最清楚,天地良心,这都是演绎出来的,根本就没那回事。
  也正是从那时起我才知道,副师长是全国有名的战斗英雄,抓训练抓管理很有一套,他除了没事时喝个小酒外,连个扑克也不会打。由于他家属没有随军,平时就在食堂就餐,晚上想喝口时,我就负责从食堂给他打个菜,当然还得再陪着喝杯,清一色的温河酒。
  俗话说,有来无往非礼也。我感到光喝首长的酒不好,就想着到外面去买两箱回来,当时我找遍了整个县城,也没找到有卖温河酒的。
  我私下里一问李班长,才知道这温河酒,都是管理科上一任老科长从他们老家费县拉到老营房的。后来部队搬家时,就把剩下的酒都放在了现在这个仓库里,这才得以保存下来,使这酒的口感更加醇香。
  这时我才知道生产这温河酒的温和集团公司前身费县酒厂始建于1945年,系中共费县政府接管费县城后,改造自明朝延续至今的“德升”酒坊发展而来,迄今已有710年不断代传承酿造历史,地地道道的老字号。
  李班长说,里面的酒还有的是,千万不要对其他人说,他看得出,副师长爱上了温河酒。其实我心里说,何止是副师长,我也爱上了温河酒。
  按时下的话说,我那时就与温河酒结了缘,成了她忠实的粉丝。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