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鲁南网 -> 文化 -> 文学驿站 ->

好朋友刘允哲

来源:鲁南网 作者:高凯明 发布时间:2018-06-22 14:46
         前年春天,我与老伴从广州到大连参加一个作家书画邀请展活动,会后我们准备回临沂平邑老家看看。离开时还特意买了一箱当地的红樱桃,打算给亲戚朋友尝尝。在大连机场因飞机晚点,我们等了好几个小时,就在准备登机时,又接到了去临沂的航班取消的通知,没办法,我们只能改乘临时航班飞济南。
        飞机到达济南时已是夜里12点半,这个时候哪还有去临沂的班车呀,就在茫然之际,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他是老家平邑的一位年轻朋友,名叫刘允哲。好像听他说过济南机场有个朋友,我想让他的朋友帮忙找个合适的宾馆先住下,等天亮了再说。
       小刘正熟睡,一听到电话便说,您别急,让我想想。十分钟后,我又去电话,小刘却说,找什么朋友呀,自己又不是没车,我去接你们,已在路上了。
听完小刘的回话,我不是感动,而是懵了,从平邑到济南数百公里,小车飞奔也要三个小时。我觉得这个电话实在不该打,一个极普通的朋友,深更半夜的遇到困难便给人家打电话,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啦。
       刘允哲40来岁,当过兵,复员后在县金融系统当押钞员。人中等个,不善言谈,长得英气干练。我是两年前在故乡小住时认识他的。他爱好字画、奇石,我们彼此便有了共同语言。虽说是朋友,平时却很少联系,尤其回广州后,我从未主动打电话问候过。就是这么样的一个朋友,深更半夜开车数小时来济南接我们,真是出人意料。
三个小时后,终于见到了刘允哲。没有多大变化,还是那个干练模样,只是微笑的脸上挂满了疲劳。一见面便说,二老辛苦了。那态度像是他有事要求我们似的。我与老伴都不约而同地向他低了一下头,真心实意地表达了我们的不好意思。
       车开始疾驰,老伴坐在前面。因为晕车,她坐车从不说话,这一次却一反常态,主动与小刘聊起了家常。她是南方人,普通话说快了有些地方小刘是听不懂的,她却依然没话找话说。我明白老伴不停地说话是为了缓解小刘的困意。一个年轻人,睡了一半觉,大半夜又突然起来连续飞车数小时,谁能挺得住呀?
       我坐在后座上想迷糊一会儿,可哪敢呀,我发现小车有好几回跑偏了,小刘是在咬紧牙关与瞌睡作斗争,当时我就想,当过兵的人就是不一样,关键时刻显示出了连续作战的精神。由此,我还想到了朋友这个话题,有的朋友是在一起玩的,有的则是在困难之时,或危难之际首先想到的。小刘自然属于后一种朋友。
       车到兖州后,小车开进了一个加油站,在服务窗口,小刘买了5罐红牛饮料抱回了车,他打开一罐一饮而尽,之后说,二老互换一下位置吧,轮流在后座躺一会儿也好。他一边说,一边把另一罐“红牛”打开放在我手里,说,麻烦您看着我,见我犯困就喂我一口,“红牛”提神。
       小车继续在高速路上狂奔,一路有惊无险,我们于早晨7点到达了故乡平邑。刚一停车,小刘便用手机给妻子徐维报平安,就听他说,小菜一碟,阁下放心。这话肯定是针对出发时妻子的担心讲的。小刘的妻子徐维我见过,栖霞人,长得很漂亮,平日里对丈夫关爱有加。他们有一个漂亮的学霸女儿,叫刘徐源,名字开头用的是父母的姓,后面一个“源”字,囊括了夫妻二人诸多爱与希望。
       故事讲到这里应该结束了。可我又想起了小刘给我讲的一个反映家庭温馨的笑话,他说女儿刘徐源从小就粘着母亲,读初中了还坚持同母亲睡一个被窝。小刘常抱怨女儿,老爸花了那么多银子娶了一个漂亮老婆,却整天陪你睡,这算哪门子事嘛。
       下车时,我们准备把那一箱红樱桃送给小刘,让他在漂亮的妻子和宝贝女儿面前来一个惊喜,却发现那箱樱桃没有带回来,看来是落在机场了。
0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