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鲁南网 -> 文化 -> 文学驿站 ->

《延河》2018年第10期|简明:山水中国

来源:《延河》 编辑:汤婷 发布时间:2018-10-29 14:28
来源:《延河》2018年第10期 | 简明  2018年10月29日08:57
 
1
致塞罕坝
我的叙述,从未像现在这样
在无数词汇的碰撞
组合、分解和升华中
急切而无助。远不止
无助于诗人的给予
远不止无助于诗人的赞美
因为见证了太多
远不止无力急切地说出一切
一个人的声音,瞬间
与所有的人共鸣
 
总有一些比我们早醒的人
比我们更早地看到日出
却更晚地听到喝彩
鸟类,总是比人类
更早地察觉灾难
他们也因此,赢得我们的
爱和敬重
 
眼见为实!宏大的开场仪式
撞击着我的感观
视觉、嗅觉、听觉和触觉
谁最先登场,谁就多一次
身心的震撼,谁最先离场
谁就少一次灵魂的救赎
曾经荒芜过的土地
更懂得荒芜
 
所有的草木都饱经风霜
而风霜,最怀念的是
这里的一草一木
它们知冷暖,懂感恩
并且精神焕发地证实了
脱胎换骨的洗礼
是从曾经的寸草不生开始的
 
让接受过阳光和雨露
哺育的事物,飞快地长大
高过草尖和树梢
高过云,高过我们头顶
怎样的生活才需要铭记?
土地蜕变之前的景象
给了我叙述未来的理由
 
土地改变了河的两岸,改变了
水的流向、温度和命运
而不是逝水无情
而不是唯有河水浇灌一切
在水之下,水草跳跃而倾斜
战栗而幸福,在土之上
从土地的承受,和心的承受开始
空气就已经湿润了
 
气候、动物、植物
沿着子午线方向,昼夜播种
辛勤的劳动者呈扇形,向四面八方
开拓,雪先于春天的芬芳
装点了我们的美好生活
雪是多层次的。雪层之间是整个
冬天。草和森林在雪层中
只能邂逅春光
 
手掌上粘满新鲜的泥土和茧
几滴汗水在掌纹与指缝之间
像小鸟一样飞翔
不停地歌唱。用什么丈量
天空中的秋风、秋色和秋实
并用多么巨大的容器承接?
森林、草甸和花海,它们一步步
抵达蔚蓝色的天空,这种力量
是从根须出发的,每一条路
都通向收获和喜悦
 
三代人的接力,追不上时光
塞罕坝的三代人,聆听着
我的叙述,在清醒的早晨
像草叶聆听甘露,种子聆听远方
重新设计的阳光、空气和水
在地平线上升腾。土地的一辈子
可以分成:前世和今生
追求与沉思,大相由心而生
这无垠的深邃之美,胸怀草籽之心
却如此博大!
 
2
广德寺
胸中积淤,是因为头顶上
笼罩了太多的心外之物
这些并不属于广德寺,当然
也不属于天空,上山前
请净手净身,将心术端正
 
此山通达八方,无旁门
此佛观音四海,无左道
 
埋头赶路与弯腰劳作的人
脚下只有泥土,头上只有汗珠
索取从来就不会持久,像树叶
一阵风就吹绿了它,一阵风
又将它吹黄,吹向枯萎
 
开山广积德,香与香客
心向为修,心有为缘
 
3
雪把雪传染给了雪
跟随一朵雪和另一朵雪
爬上神农山。雪把自己分成了
我和我们,它和它们
低处或者高处,近景或者远景
雪,一朵一朵深入山体
它们不是在消失
而是在突围
雪只能消失在雪中
实用主义者往往在中途
就会被冻死
雪钻进岩石,不是为了取暖
而是为了证实:自己的强大
 
天空从来就不是
雪的故乡。雪一边舞蹈
一边飘落,谁能够让雪
重返高空?正如凡夫俗子们
只是神农山的过客
他们的庸碌幸福近在眼前
而一朵雪只需要
一朵雪那么大的地方
安置善良和故乡
它们远行,它们路过天空
抵达朴素的人间
 
雪,落到了阳光侧面
秋天下面,冬天上面
今年的第一场雪
注定要持续到明年的山岗上
没有一座山上的雪
像神农山上的雪那样
翻过一道梁又一道梁
一道坡又一道坡
它们从沟底爬上山顶
再爬十里
雪就变成了阳光
再爬二十里
雪就变成了桃花
再爬三十里,雪就变成了
一沟子的芬芳
 
像阳光把阳光传染给阳光一样
雪把雪传染给了雪
传染给了15000株白鹤松
让它们慢慢活
慢慢白
慢慢灿烂
 
4
屡禁不止
一而再,再而三
从此屡禁不止。在天上
地下,偷食禁果都是人之常情
有水的地方,有秘密
 
在情人岛,粉身碎骨的浪花
诱惑了更多的浪花
一年上演一幕的折子戏
让鱼妖们争相仿效
传说中的七夕节
一片汪洋
 
我不食人间烟火
不屑世俗伦理,我的爱情穴
在九天之上,一尘不染
我熟视无睹湖中的风情万种
我熟视无睹人间的悲欢离合
 
在仙女湖,我的情爱方式
有别于梁山伯祝英台
有别于唐玄宗杨玉环
有别于徐志摩陆小曼
也有别于罗密欧朱丽叶
我的方式是:水性杨花的
忠贞
 
从此囚禁身心。在天上
我是妖孽深重的情种
高不可攀
 
万年修成的道行
一旦下凡,百媚千娇的仙女湖
将因我的临幸,而泛滥
深陷于水深火热之中
儿孙满堂
 
5
清江水
长江支流,古称夷水
在清江上随波逐流,快和慢
都毫无意义,红花淌热衷黎明
沙地乡弯曲又伸直
 
以水为家,出生地航行在江面上
岸上的村舍、庄稼和龙船调
慢慢移动,返回故乡的人
脚步匆匆
 
他们曾在某一段时光里走失
像清江水上的漂浮物
在任何地方,都有可能
留下牵挂
 
风光,最钟爱别有用心的人
漫山遍野的桃树林,绿出山外
与招摇山顶的青翠塔松
谁更解风情?
 
落山风迎面吹拂,瀑布水
花开一线,一股中药味钻进鼻孔
那种奇妙之感,让我错觉
仿佛华佗站在岭上或者岭下
 
沿江的蝴蝶崖、红庙湾、五连峰
今生偶遇,皆因前世
错过,水流不调头
美景难重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