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鲁南网 -> 文化 -> 文学驿站 ->

天顺嫂

来源:未知 编辑:周磊 发布时间:2018-11-08 17:02
下班前,突然接到老家二哥的电话:“咱大嫂——天顺嫂死了。”“什么?死了?怎死的?”“喝药死的。”“喝药?出什么事了?”

二哥在电话里简述了事情的经过。今天清早,明霞(天顺嫂的孙女)起床后,见奶奶坐在哪里一动不动,喊了一声,也不答应,仔细一看不对劲,就立即叫爸爸。之后迅速到医院,接着转县医院,发现是服了农药。经过一天的抢救,仍未好转,医院三次下病危通知,回家后不到十分钟就咽气了。

电话里不便多问,二哥也不掌握确切因由。而我,震惊之后,是长长的悲伤。

那么好的老嫂,为何厌世,而且选择这种(自尽)方式?她才60多岁呀!

心目中的大嫂,一直是一个明理开朗、乐观善良的人,为亲养邻、孝敬公婆、养子养孙,在我们祖家兄弟婦娌中,鲜有比得上她的。她个子娇小,却超级能干,家里地里,利利索索。她热情好客,每到过年守岁,全族大都集聚在她家。每到佳节来临,她不休不眠,热情招待,让满屋子男女老幼,尽情享受天伦之乐。

她的家庭,也是幸福满满。她的婆婆,我的二大娘在80岁上摔断大胯,是她全程照料,直到一年后安详离世;而那个德高望重,脾气很大的公公,也就是我的二大爷,则在她的伺候下享年92岁。我家上一辈、上上一辈的男性,极少寿超70,大爷创纪录了。她有两个儿子,继承了她和天顺哥勤劳、善良,不乏聪明的本性,一个在上海打工当了小头目,工资比我高出一截;一个在家里做小生意。两个儿媳性格不同,但同样的都是孝顺能干,分别又生下一女一儿,如今已出落成大姑娘、大小子了。

我与天顺哥,是一个老爷爷的堂兄弟。小时候,他家门口有一棵桑树,每到桑椹长成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便常常爬上去摘着吃。那是我儿时难得的美味,如今我难忘的乡愁。印象中我很受他们全家喜欢,大嫂站在树下,反复交待我:别爬得太高,小心掉下来。

我只有一次听母亲说,大嫂生气了。什么原因不记得了,总之是她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不下床。我的感受首先是了不起,赌气不起床倒罢了,关键是三天不吃不喝,谁能受得了!后来包括我母亲等亲邻反复劝解,她的气才缓缓消了。从此,我们都知道,她生真气。

我最服的是他们两口的和睦恩爱。在我们当地,特别是我们家族,大男人主义严重,几乎家家都是男人说了算,打骂老婆的事很平常。但天顺哥家是例外,都道是天顺哥脾气好。也对,天顺哥长着一张胖胖的、永远笑嘻嘻的脸,他的力气从来都是干活,不会撒到老婆身上。但天顺嫂也是公认的明理能干,家务人情得心应手。

这样的好家庭少有,这样的好日子怎么过得够?

然而,人间很多事,就是想不到。2016年春上,65岁的天顺哥突发脑溢血,经过十几天抢救,终没能挺过来。上一年,我的大哥刚刚去世,也是65岁。兄弟们还没从悲伤中缓过来,忽地又走了一个。我们家族中共有12个天字辈兄弟,他们俩排行第四和第五。我当时回去奔丧,反复劝解大嫂节哀。

在葬礼上,我还遇到了久违了的济南知青杨蓉大姐,她当年只有16岁,就在天顺哥的队里,大嫂见她小,似姐似母地疼她,她与大嫂一家结下了深厚情谊,回济南后四十多年保持着来往,这在老家成为一段佳话。当时我看到她从几百里之外的省城赶来,抱着大嫂哭,像家人一样守灵。她谈起当年天顺哥和大嫂对她的好,令人好温馨好感动。

此后两年的春节,我必定带着妻子到大嫂家长坐。或许是我看低了大嫂的坚强,或许我并没见到她最悲伤的时候,她更多地是安慰我,嘱咐我保重身体。每到离开回城,她总是想着给我带这带那,让我一下就想起母亲。我看到她们一家婆媳融融,不免拿出长辈的口气对两个侄媳训话:看你娘给你们带儿带女都累成啥样了,好好孝顺!两个媳妇朗声笑道:小叔放心!

我不放心,我见她的腿脚已不灵便,好像是缺钙。曾嘱咐侄子给她检查检查,也不知道查过没有。听二哥说,她近来腿痛得厉害。

忽然又想起明天就是十月一,这是我们老家每年最为看重的祭祀的日子,大嫂是不是想天顺哥了?一定是了。或许她不像别人看到的那样坚强,只有和天顺哥在一起,她才最幸福。又或许是天顺哥想她了,托梦了罢,只有和她在一起,他才不孤独。

一定是了。

 
牛耕       2018.11.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