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鲁南网 -> 文化 -> 文学驿站 ->

外公的评书机

来源:山东工人报 编辑:顺芳 发布时间:2021-04-29 10:17
  “话说大宋朝二帝太宗,名叫赵光义,驾坐东京汴梁,年号太平兴国,皇帝升殿,满朝文武参王拜驾已毕,文东武西……”最近脑海总回响起外公最爱听的评书《杨家将》,回忆着和外公外婆在院里晒晒太阳,听听评书,聊聊家常的幸福时光,那时年少也不知愁滋味,时间总是过得很慢,日子平淡又温馨,现在想想这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在单位接到母亲的电话时,刚从快递员手里拿到新买的听书机,准备过年给外公带回去,还想着问问外公住院了以后情况有没有好点,有没有按时吃饭,家里的旧听书机坏了没有,可最后一句话都没有问出来。
 
  “你姥爷在医院说想回老家看看,要不这几天你请假回来陪着你姥姥吧。”母亲的声音似乎在极力压抑着什么,“好,我这就买票回去。”我的心揪成一团,记挂着家里情况,想再问问外公什么时候从老家回来,病情好些了吗,母亲便焦急地挂了电话。
 
  坐火车的时候,心里像是被火烧灼过,想着能快一点回家、再快一点回家……还记得我小时候最爱看火车呜呜开过,随后通向远方的场景,总是缠着外公带我去看火车,也盼望着有一天能坐在火车上,去远方看看。可现在我再也不想跟随着火车去远方了,我只想和外公外婆在院里晒晒太阳,听听评书,聊聊家常。那台崭新的听书机在我怀里已不知被我抚摸了多少次,外包装还没拆,评书机背面刻着“金竹德水”,是外公与外婆的名字,本想着过年的时候拿给外公,让外公拆开听听看这四大名家的评书合集。我外公爱听刘兰芳老师的评书,我外婆爱听袁阔成老师的评书。新买的这部合集,刻着两位老人的名字,下载了他们最爱听的评书。
 
  我到家的时候,外公的床已经空了,外婆坐在旁边抹着泪,手里拿着我去年给外公买的听书机,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不想明白什么……那旧听书机上些许划痕,依稀可见外婆的泪水顺着机面滑落,一滴接着一滴……
 
  外公生前便最惦记我和外婆,我从小在外公外婆家长大,见过不苟言笑的外公在我面前开怀大笑的样子;见过不善言辞的外公日复一日照顾外婆衣食起居的样子;见过腰痛的外公每天帮外婆端洗脚水的样子;见过爱听刘兰芳评书的外公偷偷把听书机播到袁阔成老师评书的样子……可我从来没见过外公和外婆吵架的样子。
 
  外公走后,最难过的人就是我的外婆,家里把外公生前留下的东西都收走了,外婆唯独留下了那台旧的听书机。外婆拿着听书机在屋里一坐就是一整天,我知道那些坐在院里晒太阳、听评书、聊家常的时光再也回不来了;我知道我买给外公的那台新听书机再也不会拆开外包装了;我知道再也不会有很爱很爱我的外公带我去看通向远方的火车了;我知道我跟外公今生的缘分大概就到这了……
 
  我见外公最后一面的时候,他还在屋里听着《杨家将》,我外婆坐在旁边,也听得入迷……人在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倍感珍惜。深夜时分,我总想,要是早点回家把听书机拿给外公就好了。
 
  我总觉得外公还能听见的,可是再也听不见了。
 
  作者:胡顺芳
0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