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鲁南网 -> 县区 -> 兰山区 -> 教育前沿 ->

红领书记王振国手记—赞伊永贵校长《人生天地间 忽如远行客》

来源:鲁南网 编辑:红军 发布时间:2020-05-08 14:34

      学校全封闭20几天以来,与师生一起,同风雨共承担,有忙碌,有担心,有力量,也有片刻孤单。每晚和同事们调度完情况,走出会议室,有属于自己的每一个漫长夜晚。走到宿舍楼前,巡视,返回,校园真正的安静会从深夜11点开始,宿舍区的灯都已熄灭,操场边的路灯慢慢翻看着白杨的树叶,夜色一任弥漫,有时不得不拿出这些日子以来草草翻过的每一本书,再静静品读。在史书面前,不再慨叹已逝的流年,在心学面前,不再因外物而心存惶惶;在诗词面前,渐淡了焦心的埋怨……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对于一个整日疲于应付的灵魂而言,这是人生难得的宁静时光。在教师的专注与行色匆匆之中,感受师魂的崇高,在学生黎明朗朗的读书声中,感受力量的升腾,在于书的对话当中,交换了一种心灵,悠远而多了一份沉静。当然,当办公室窗外的玉兰树上,又静静伫这那几只熟悉的斑鸠,也思念亲人与朋友。

 

        忽然有了另一种角度来理解“中庸”。人以肢体三段来划分,可以过三种生活。一是,靠脖颈以上,让思想驰骋;二是,靠腰部以上,肩颈一下,为温饱劳顿;三是,靠腰部以下,任肢体奔波,心灵流浪。或许,世人多取“中庸”吧……当然尽可付之一笑

 

       封闭入校之时,从路边购得的一盆绿植,说叫“苹果绿澜”?具体名字不曾记得,但此时静在身边,尚且安好。楼外香樟树的叶子又随微风翻动了,木香花的香气也减淡了,那两只恩爱的白鹅,还浮在三元亭旁的池塘上张望……国际部旁边的月季开了,很浓艳,晚上应该还是月挂中天,等孩子们睡下,一阵新风应该不远了吧……


     (责编 蔡洪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