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鲁南网 -> 新闻 -> 今日头条 ->

临沂书法名家惠玉昆先生逝世

来源:鲁南网 编辑:周磊 发布时间:2018-09-20 18:36
满腹沂蒙情感68载 琅琊再无玉昆仑
临沂书法名家惠玉昆先生逝世






 
    鲁南网9月20讯(记者 徐文敏 褚菲菲)9月19日5时26分,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临沂市书法家协会顾问惠玉昆先生在临沂逝世,享年92岁。又一位德高望重的临沂著名书法家永远离开了我们。
 
    惠玉昆先生于1927年出生于山东省日照市东港区的一个书香门第。7岁入私塾,接受过传统私塾教育,熟读经史诗文,同时跟随祖父惠际虞(晚清贡生、当地书家)学习颜、柳法帖及钟、王小楷。到13岁,又拜本县秀才孙子甡为师,学习汉魏碑版。后来,他选择以魏碑为主体,又吸收颜体、隶书等诸体之长,反复钻研,日夜苦练,最终得以融会贯通,终于形成独具风貌的“惠体魏碑”。
 
    1950年,惠玉昆先生从日照来到临沂,先后在临沂文艺工作队、苍山文化馆、郯城文化馆工作;1954年调入临沂广播服务部;1991年退休于临沂市广播电视局。从1950年来到临沂,在过去的68年里,惠玉昆先生的人生大部分时间,都献给了琅琊这片热土。
 
    惠玉昆先生临帖有小楷《乐毅论》、《灵飞经》、《闲邪公家传》,行书有《集王圣教序》、《兰亭序》以及苏东坡、何绍基等法帖。行书古朴而秀雅,尤以清何子贞为主攻方向。八十年代,书法热潮兴起,惠玉昆先生成为临沂地区书协筹备小组成员,后来是历届地区书协副主席,1999年始任临沂市书协顾问、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临沂分校、临沂市老年大学教师,曾获得中国书画函大优秀教师奖。此外,2003年借临沂书圣节之际,重刻了历史名碑《集柳碑》,惠玉昆先生协助主事者作了一些校对工作,为五贤祠内一些残缺不全的古楹联作了补书工作。潜研业事之余,惠玉昆先生培养了一大批具有实力的青年,对临沂地方书法发展具有一定的推动作用。
 
    满腹沂蒙情感68载,此后,琅琊再无玉昆仑。惠玉昆先生告别仪式定于2018年9月22日(星期六)上午10:00在艾山殡仪馆万芳厅举行。
 
链接:
羲之故居简介、多所临沂老校校庆纪念碑
惠老的字随处可见
 
    碑版《临沂汉简墓记事碑》、《王羲之简介》、《五贤祠乾隆御碑重刻记》、《皇姑桥小区建区记》、临沂一中、九中、一小等校庆纪念碑……其实,走在临沂大街上,惠老的字随处可见。
 
    游览王羲之故居,每每都会被长廊书法碑文所吸引。碑文的前言文字亢劲有力,就是出自书法名家惠玉昆先生之手。据王羲之故居文化研究室主任肖强介绍,除了前言,王羲之故居简介、天王殿的对联等都出自惠玉昆先生之手。
 
   “当时我们也是经过了仔细斟酌,最终决定请惠老题写。”肖强说之所以选择惠老除了他的书法界泰斗地位,更重要的是他的书法特色。得到邀请后,惠玉昆老人做了大量的准备,仔细写了多个版本供大家选择,认真程度让大家肃然起敬。
 
    除此之外,颜真卿公园鲁公祠画像悬挂的“风于百世”匾额、”费县博物馆匾额等等都是出自惠玉昆先生之手。
 
临沂市书协副主席、秘书长张荣磊:
惠老离去是临沂书法界的一个重大损失
 
    “惠老的去世是临沂文学、书法界的一个重大损失。”临沂市书协副主席、秘书长张荣磊说,与惠老相识27年,不论是在业务上还是生活上,两人都有非常密切的联系。
 
    张荣磊回忆,27年前,因热爱书法,他在朋友的引荐下拜访了惠玉昆先生。从那以后,他经常上门求教书法,书法也成为他和惠老友情的纽带。“惠老于我,是长辈,是老师,更是朋友。”张荣磊告诉记者,相处27年,在他的眼里,惠老可以说是有人品,有人格。在艺术方面,他的艺术作品造诣非常高,在生活方面,他性情耿直、为人谦虚、爱帮助人同时也热爱公益。“用两个词形容就是德艺双馨,德高望重。”张荣磊说。
 
    “身为临沂市书法家协会顾问,惠老也是为临沂书协的发展不遗余力的付出。”张荣磊回忆说,书圣节、书法展览……凡是需要惠老出力的地方,惠老都是不遗余力义务付出。“就8月25号左右,我还请惠老为‘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暨习近平视察五周年’的书法展题字‘沂蒙精神,永放光芒’,写完之后,惠老当时还特别谦虚,说怕写得不好。没想到,这成了永远的纪念。”张荣磊说。
 
    之所以说惠老的离世是临沂书法的损失,一方面是他对于书法本身的贡献,再者就是惠老还培养了一大批具有实力的后学青年,对临沂地方书法发展的推动作用。“惠老其实也树立了一个榜样,希望惠老这样的人在不断涌现,发挥文化创造力,使沂蒙文化走向丰厚,繁荣。”张荣磊说。
 
弟子林思成:
惠老一生勤俭,为人和善
 
   “19日上午,我就去看过惠老了。”林思成语气沉重。年过七旬的老人林思成是大家口中惠玉昆先生的五大弟子之一。然而,林思成却说与惠老的这段情缘与其说是师徒不如说是父子。
 
   “和惠老相识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那时候我在供销社上班,惠老就在路北的广播电视局。”林思成告诉记者自己并没有正儿八经地拜师。那时的林思成还是二十来岁的小青年,出生于书法世家,林思成的父亲因为爱好书法和惠玉昆先生成了好友。一来二去,林思成也成了惠玉昆先生家的常客。
 
   “那时候写字是不收钱的,因为写的好,惠老家里常有人来讨字,惠老常常是白搭宣纸。”林思成回忆。虽然家里不富裕,但是遇到书法爱好者来讨字,惠老总会给人写好、送出。得知林思成和惠老关系好,有的爱好者也会让林思成带着去讨,光通过林思成免费送出的字就有数十套之多。
 
    送字不心疼,可是惠老却是个很节俭的人。林思成时常将写好的字拿去让惠老指点,遇到老人家写字也经常帮惠老盖印章。而每当这时,惠老总会提高了声音大喊“你快别盖了,你占这么多印泥一张就得浪费一毛多。”林思成这时也总会和先生开上玩笑。
 
    而到了夏天,林思成总会挑热的厉害的日子去买最甜的西瓜和惠老分享,而惠老也总显得那么和蔼可亲。在弟子林思成眼中,四十多年来,惠老是严师更是慈父,不仅在书法道路上学到很多,在为人处世上更是受益匪浅。
 
颜真卿纪念馆馆长许利平:
书艺精湛,对书法爱好者来者不拒
 
    对于临沂书法界来说,惠玉昆人人皆知,但是惠玉昆先生为人低调平和,对于他的生平网上笔墨很少。颜真卿纪念馆馆长许利平拜访惠老的的博文算是内容比较详尽的。20日,记者联系上许利平,试图从他们的交往中了解到更多信息。
 
   “我和惠老相识源于对书法的爱好。”颜真卿纪念馆馆长许利平介绍。1998年秋天,刚从教育学院毕业的许利平因为爱好书法,怀揣教育学院钱勤来老师的推荐信,并且挑了一幅自己较满意的习作找惠玉昆先生请教书法。那也是许利平第一次见到惠老,惠老热情接待了他,并且指导了带去的作品。从那以后的20年,每年去看望惠老两三次成了许利平的习惯。
 
   “几乎每次去拜访,惠老家里都会有人慕名而来请教,惠老也是来者不拒,总会悉心讲解。”许利平说,而每次惠老都说大家相互学习,一直很谦逊。有次,许利平提到惠老出本书法集,惠老说:“现在我没打算出,社会上会写字的、不会写字的都在出书,冠以书法家、书法名家,世上能称得上书法家的太少了,都是后人评论数十年、上百年后被社会所认可的,我只是一个‘写字的’、一个‘书匠’”。先生一生淡泊名利、不求闻达,这也让不少书法爱好者对其非常敬重。
 
记者 徐文敏 褚菲菲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