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鲁南网 -> 新闻 -> 今日头条 ->

网红经济还能走多远?

来源:鲁南商报 编辑:彩玲 发布时间:2019-07-04 15:24

5分钟售罄15000支口红,直播间里,网红李佳琦用电视导购的方式试色口红,屏幕中蹭蹭上涨的销售数字,是消费者对这个带货网红的肯定。2018年双十一那天,属于李佳琦的殊荣最终定格:其在淘宝直播中卖掉了32万件商品,创造了6700万元销售额,击败了直播卖口红的马云。

 

全民直播时代来临,不仅催生了许多众星捧月的网红人物,也衍生出了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网红经济。这种极具特色的经济热潮也逐渐成为了中国互联网的一大不可或缺的标签,催生了千亿流量市场。网红经济是昙花一现,还是“钱景”无限?网红经济还能走多远呢?专家表示,网红经济的生命力想要长远,必须要以创新为源泉。

 

现象:

全民直播时代来临

市民、商家齐参与

 

3日上午10点左右,在金坛路与商城路交会处附近一蔬菜水果店,老板张大哥熟练的拿起放在桌子上的耳机和手机,打开一款知名直播APP,选择已经关注的“叶儿”女主播。

 

“她每天10点开始直播,教大家打架子鼓,也根据粉丝的要求演奏曲目,有时候也唱歌。”张大哥边说边熟练的点击了直播页面中的礼物,送出了 “鲜花”和“666”。

 

“1块钱10个快币,我送的这些都还不到1块钱。其实就是图个乐,总共打赏也没超过500块。”张大哥说,他告诉记者,他去年8月份开始看直播,目前总共关注了十来个主播,内容多是唱歌、跳舞或者吃播。

 

“以前可能只是跟顾客说话,现在可以通过直播认识天南海北的人,我还跟着一个吃播主播学了两道菜呢!我感觉直播很好玩,现在一天不看直播就觉得缺点啥。”张大哥说。

 

全民直播时代来临,不止市民参与到了其中,无数商家也纷纷加入“直播”。90年出生的真真是华丰国际服装城内一女装店的老板,去年7月份,她无意中看到别的地方有网红在直播平台卖衣服,效果还不错,便效仿在快手平台注册了直播账号,走上了直播的道路。

 

“因为有实体店,我只在每天下午开一次直播,时间为3个小时,真没想到效果能有这么好!”真真说,她告诉记者,在没有开通直播之前,她的服装店每天零售量通常只有30-40件。直播3个月后,她的粉丝量达到了5.7万,每天的交易量达到了1000多单。在她的带动下,华丰国际服装城5区俨然成了“直播一条街”,几乎每家服装店都开起了直播。

 

随着网红经济的发展,通过网红推销自身品牌或产品的方式日趋受到各大广告主的青睐。数据显示,过去一年中开始与广告主签约的网红人数占比达到57.53%。而广告收入也成为网红收入的重要类型。

 

调查:

市民有褒有贬

6成认为“网红玩着就把钱赚了”

 

3日,记者浏览各大直播平台发现,主播的种类主要有游戏主播、娱乐主播、吃播、购物主播等多个大类。记者随机咨询了30位18岁到50岁之间的市民,6成认为网红直播是新生事物,值得鼓励,也是未来就业的一个方向,工作看起来很轻松,玩着就把钱赚了。不过也有3成市民认为网红直播门槛低,部分主播为了博眼球吸引人气,做出一些低俗的行为,应该进行规整。

 

“我的一个男同事,去年开始在火山APP开直播弹古筝,一周直播2-3次,每次两三个小时,一个月能赚两三万呢。”市民程先生说,“我感觉很轻松,玩着就把钱赚了,今年还买了辆十多万的车,我也想开直播,不过还没想好直播什么内容。”

 

市民贾女士表示,她身边很多朋友都看直播,她认为主播有时候能够激励人努力向前。“我关注的一个主播天天直播做瑜伽,我现在也跟着自学起了瑜伽。” 

 

家住兰山区的孙爱红告诉记者,她曾在兰田步行街遇到过不少网红在搞直播。“当时就看到一个男生举着个手机,应直播平台上粉丝的要求,和街边的路人搭讪,搭讪成功的话,粉丝就会送各种礼物,这些礼物都可以变现。不经别人同意就直播,我觉得这样有点侵犯别人隐私权。”

 

同样家住兰山区的刘艳艳在通达路与平安路也曾遇到过两个打扮成赵本山模样的男子在街边直播,边走还边故意做一些搞怪的动作。“有浏览量才有人气,有人气才能出名。他们这种行为能理解,但是觉得有点低俗,故意扮丑。” 

 

“虽然网红经济已经成为一种新的经济现象,但如果只是为了个人利益,做过多无聊、无意义甚至违背良心的事,迟早会受到社会大众的谴责。”市民张先生说道。“看到网红经济的发展前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逐‘网红’梦,有的甚至照着‘网红脸’去整容。”张先生认为,虽然网红一定意义上是靠脸吃饭,但“脸”也并不纯粹指长相,而是由内而外,一种修养、品质的象征。

 

探访:

主播流失率高达80%以上 “情商高”才干得久

 

在这个全民直播的时代,网红直播真的简单吗?是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网红?一个合格的网红又需要具备哪些素养呢?

 

“查理王”认为,如今人人都能当主播,但要成为网红主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认为,成为一名网红,并不是只看颜值,在具备一定的才艺或者个性之处,还要有语言能力、沟通能力、还知识储备以 及对社会的认知、甚至对于生活的理解等。

 

“才艺方面,唱歌、跳舞都是最基础的,最好是会演奏乐器,而且具备专业水平。”“查理王”说,“建议大家在想成为网络主播之前,慎重思考,尤其是一些未成年人,还是要以学习为主。”

 

“既要有毅力能坚持,还要能保持平常心,只有‘情商高’才能做得长久。”临沂市一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说,他表示,公司主要培养脱口秀、相声、搞笑、才艺等各种类型的主播,有潜质的“新 人”进来后,公司会对他们进行重点培训和包装,开设穿搭、妆容设计等基础课程,供艺人选择学习。 

 

“和粉丝找到一个聊天的共同点,人家喜欢你的性格、聊开心了,才会进行后续消费。如果主播只是抱着要礼物的心态,那肯定做不长。”该工作人员说。据他介绍,从一个素人成长为主播,一般需3个月,学习能力比较强的,最快只需要1个月。经过选拔出来的主播一旦正式入职,每天至少要直播3个小时,多的甚至要6-7小时。“不是每个网友点进直播就会一直看下去,直播时间够长,吸引的人才越多,才越有机会发展成粉丝。”

 

但是,新入职网络主播收入来源主要靠网友打赏,前期收入也非常不稳定。有的主播会因为一段时间收入减少而放弃,因此主播流动性也非常大。“淘汰率高达80%以上,经常实习期过后,只有三两个人留下,但是一般留下来,做得好的话,月入一到两万没问题。”该工作人员说。

 

专家:

网红要传播有价值的内容

 

网红在当下已成为一种正式职业,如何看待“网红经济”?临沂大学商学院教授朱建成表示,网红不仅意味着商业领域的新思路,更是一种文化现象。而“网红经济”是随着娱乐业发展而出现的新的商业模式。前期,这个行业的门槛比较低。后期,由于监管的规范和受众审美的提高,职业门槛会越来越高。网红经济的生命力想要长远,必须要以创新为源泉。

 

“网红不应该仅仅是娱乐化、明星化、搏眼球的,更应该是知识传播、价值传播、正能量传播的公众人物。”朱建成认为,现在“网红”跟“明星”几乎没有差别,网红公司的大量出现是娱乐化和互联网时代的一种趋势,只要在正常监管范围内运行就可以了。

 

朱建成指出,包装和美化是催生“网红经济”的必要手段,拥有巨大销售量的网红店铺依靠外形靓丽的模特以及社交平台上的粉丝来带动消费,但也易出现脱离实际的宣传,引发行业乱象。他认为,网红团队背后都有商家赞助,双方互利互惠。不过,网红帮助商家营销宣传,借此积累人气、获得提成,却鲜少考虑赞助商资质、商品性价比等宏观性、长期性问题。网红经济需要贴合实际,也需要与其他市场主体一样接受监管、符合规范。

 

这几年网红创业者们虽然赚的盆满钵满,但是无论是网红还是网红店负面消息也一直没有停过,与此同时,行业监管力度不断加强,也让网红经济显得有些颓势。网红经济是昙花一现,还是“钱景”无限?网红经济还能走多远呢?

 

朱建成表示,内容同质化已经成为了所有圈子的怪病,而在网红圈,这样的症结尤为突出。Papi酱红了之后一大批变速+搞怪视频如海之势袭向了各大平台,现在打开抖音十个有八个都是一样的产出内容。而线下的网红奶茶店、网红书店更不用说了,但千篇一律的东西,刚开始的确会图新鲜,但时间一久便让人不由得生出厌倦感。

 

网红经济的生命力想要长远,如果没有持续性内容的输出,被淡忘是迟早的事情,所以网红经济对于输出文化的内容方面要保持创新活力,即网红经济要保持活力,必须要以创新为源泉。

 

文/片 临报融媒记者 孙飞霞 褚菲菲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