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鲁南网 -> 新闻 -> 今日头条 ->

让每一刻桃子都有去处、有价值

来源:鲁南商报 编辑:彩玲 发布时间:2019-07-18 14:58

面对大量上市的鲜桃,是什么原因导致今年的鲜桃价格“跳水”?如何走出一条健康的鲜桃产业发展之路?同时又该如何规避价格波动带来的风险?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方面的专家学者,探索让每一棵桃子都能发挥最大价值的科学之路。

 

 

种植面积增加,亩产量上升

今年临沂鲜食桃市场供大于求

 

 

临沂是种桃大市,是国内最大的桃果产业聚集区。除了蒙阴、沂水、平邑、费县这几个桃果主产区,其他县区也都有鲜桃种植。

 

据临沂市农业农村局果茶中心研究员管恩桦介绍,全市桃种植面积2017年大约为65万亩,而到了2018年,全市桃种植面积已达70.5万亩,非主产区的桃树面积增加较为明显。“桃树第一年栽培,第二年就开始结果,形成经济产量,到了第三年就全面结果,产生成熟的经济效益。相比苹果等其他经济作物,桃树能短期见到经济效益。加之前几年鲜食桃的价格也还可以,种植户自发栽培桃树的较多,这就导致种植面积增加,产量增加。”管恩桦说。

 

据了解,桃集中成熟期在7-8月份,此期全市将有100万吨鲜桃上市,平均每天上市16700吨,高峰期超过20000吨(约2000车),市场销售压力非常大。

 

“今年鲜食桃价格相对较低,其主要原因就是种植面积增加,加之亩产量也上升,鲜桃总体供应量增大,导致市场趋于饱和,表现为供大于求。”管恩桦告诉记者。

 

武先生在市场上销售鲜桃多年,对于今年桃价走低的现象,他认为产量丰收是最大原因,其次还受到销售渠道的影响。“今年东北的大车都不来收购了,导致大量丰收的桃只能在本地销售,因为去年东北收购商没有赚到钱,今年他们干脆不来了,这也是其中一个直接原因。”武先生说。

 

 

桃子身价也要看天而定

去年价高反衬今年桃价低廉

 

“价格总是有所对比才有所体现,今年的鲜食桃价格相比2018年确实有较大幅度降低,但是相比2018年之前的价格来说,总体还算平稳。”管恩桦说。

 

蒙阴县政协副主席李守才常年关注蒙阴蜜桃价格走势,他发表的“2018年蒙阴蜜桃收购价格分析”里提到,通过收购价格监测数据分析,2018年蒙阴蜜桃收购价格与2017年同期相比大幅上涨,平均收购价格比2016年增加47.74%,比2017年增加76.05%。

 

2018年一场“倒春寒”让正在开花结果的鲜食桃倍受打击、损失惨重,鲜食桃出现大面积减产,再加上之后的风、雨、冰雹等恶劣天气影响,据粗略统计,去年全市鲜食桃产量下降了30%,全国桃总产量下降80万吨。相比之下,2019年的天气比较适宜桃子生长,基本没有明显的天气灾害发生。即便是前几天发生的冰雹灾害,也是小面积且灾害程度轻,桃产量基本无影响。

 

在大面积增产且少有天气灾害影响的情况下,相比去年一直坚挺的桃价,今年的鲜食桃价格则下降较为明显。

 

 

商学院教授:

强化市场建设,加大深加工力度

让每一颗桃子有去处、有价值

 

 

无论是从种植面积还是从产量而言,临沂的桃子生产都在全省乃至全国首屈一指。那么,每到盛果期总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导致一些桃子滞销。

 

“简单的朋友圈接力或者爱心买桃,都只是解决了极少数农户的个别问题。”临沂大学商学院教授还朱建成认为,农户有桃卖不出,爱心市民帮忙买不容否定,但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在朱建成教授看来,要想从根本上解决桃子滞销或者价格低迷,最大限度地帮助农户减少损失,最主要的还是强化市场建设,加大深加工力度,让每一颗桃子有去处、有价值。

 

朱建成认为,临沂桃产业目前主要是以“小农”形式生产,组织化程度不高,影响了标准化、生态技术的推广应用和品牌的提升,迫切需要提高生产的组织化程度,发展精品桃产品。

 

“临沂鲜食桃主要在江、浙、沪及东北城市批发销售。今后应该进一步巩固和发展沂蒙桃果的市场主体地位,统一品牌管理,形成沂蒙山区桃果销售专区和连锁经营网络,主产区建设桃果物流配送中心,推行物联网、电子交易。”朱建成建议。

 

此外,朱建成还认为应该加大深加工力度,通过企业+合作社+果农+创新团队的形式,形成利益联结体,选育出适合的加工品种,建设固定的原料基地,让企业拥有长期的原料供应,让果农有合适的收入,让技术真正惠农、惠企。同时开展速冻桃片、桃汁、桃果酒的研制和开发,能显著拉长产业链,对今后产业的健康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农业农村局专家:

避免盲目同质化

提质增效调结构才是一颗桃子的出路

 

记者走访市场发现,普通的油桃、毛桃价格确实很低,而例如油蟠桃等新品种则依然很“贵族”,对于这种现象,也得到了管恩桦的认证分析。

 

这些价格低廉的桃子多来自非主产区,多为零散种植,没有形成产业规模。前几年追求经济效益,一些种植户盲目栽植桃树,单纯追求桃子产量又造成同质化严重,鲜桃品质一般,所以遇到大面积种植、产量增加的时候,价低是无可避免的。

 

而新品种桃子作为“桃中贵族”主要依靠外形好看、甜度高、口感好、小面积种植等因素保持高价优势。所以要想避免量大价低的风险,提质增效是重要出路,种植一些有特色、规模不大的品种桃,才能占领市场优势。

 

此外,管恩桦表示,在品种结构上进行调整,错位竞争,拉开与周边地区桃品种构成,有利于缓解熟期过于集中的销售压力。临沂鲜食桃主要在江、浙、沪及东北城市批发销售。通过“产自临沂”,统一品牌管理,形成沂蒙山区桃果销售专区和连锁经营网络,主产区建设桃果物流配送中心,推行物联网、电子交易。

 

管恩桦说:“加大桃标准化栽培技术等的研发与推广应用力度,推广农药、肥料减量使用技术的研发和推广,严格执行《桃标准化栽培技术规程》和《蒙阴蜜桃》的技术标准要求。另辟蹊径发展生态桃,目前还是比较受市场欢迎且有发展前景。”

 

 

规避价格忽高忽低风险

“他山之石”或可借鉴

 

今年鲜桃价格不及去年一般,许多桃农苦于这种价格忽高忽低带来的负面影响,那么如何规避价格忽高忽低的风险?记者查询了兰陵蒜薹的保险机制,或许能为桃产业带来借鉴意义。

 

为保护大蒜产业健康发展,兰陵县从2014年底开始研究申请蒜薹目标价格保险工作,2016年被列为山东省唯一一个蒜臺目标价格保险试点县,在全国首次推出蒜薹目标价格保险机制,当年蒜农只需每亩交纳24元的保费,即可享受最高达1500元的蒜薹差价赔偿。

 

而蒜薹目标价格保险是按照近5年的统计数据,确定蒜薹的平均生产成本和目标销售价格,16年保费为每亩120元,农户只需交纳20%,即24元,剩余80%由各级财政“埋单”。如果蒜薹监测平均价格低于目标价格,即由保险公司赔付差额部分。

 

记者从临沂市农业农村局官方网站了解到,目前我市开展的政策性农业保险中包含桃,保险桃保费150元/亩,保险金额3000元/亩,2017年全市承保桃保险1.95万亩,桃保险支付赔款111.1万元。然而,这只是针对自然灾害进行的保险,对于桃果价格目前还没有针对性的险种。朱建成教授表示,尽管蒜薹和鲜桃这两种农副产品种类不同、主产区域不同,在实施价格保险方面可能有其现实条件限制,但是兰陵蒜薹成熟的保险机制还是能为鲜桃乃至其他农副产品提供一定的借鉴意义。

 

管恩桦向记者介绍,从今年鲜食桃大丰收,价格低廉分析出去,受影响的主要是非主产区,那些桃主产区因为有成熟的销售渠道,无论价格高低都能顺利销售,非主产区往往是种植户单打独斗,完全受制于市场,价格低迷甚至滞销。所以,提高组织化程度、向优势产区聚集、依托家庭农场、合作社、走电商销售之路等将是提高抗风险能力的必经之路。

 

临报融媒记者 崔洪英 徐文敏

实习生 马瑞淋 赵嘉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