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鲁南网 -> 新闻 -> 今日头条 ->

临沂18岁少年作赋献礼书圣文化节

来源:鲁南网 编辑:周磊 发布时间:2018-09-02 18:57

 
本报记者 崔洪英
 
“仲秋当寒,戊戌岁秋。夜逆逸少于琅琊,次别馆,是揖设案,问以新帖,秉烛清谈......”近日,听闻临沂书圣文化节即将开幕,18岁文学少年刘子檀作赋一首,特意献礼王羲之诞辰1715周年和2018第十六届书圣文化节。
 
 
作赋《夜逆右军赋》
与“书圣”探讨古今
 
“仲秋当寒,戊戌岁秋。夜逆逸少于琅琊,次别馆,是揖设案,问以新帖,秉烛清谈。”刘子檀假定了在仲秋之夜里,遇到了王羲之,二人秉烛夜谈。文章中先是点出了书圣爱鹅、袒腹东床等事迹,进而又讲述了王羲之年少时四处“周游求书法”,广采众长,备精诸体,冶于一炉,最终摆脱了汉魏笔风,自成一家。
 
“幼儿长琅琊,傍水为居所......”文章第三部分写书圣亲自道出游子思乡的想法,感慨人生。之后,文章进一步发掘书圣人性化部分,探讨古今,并写道“今切于往,当至是至。以并古今为不敏,一朝暮为无伦。”认为今日与往日关系密切,应该到来的总会到来。说古今无别者不聪明,首末一致者无理。文章的最后,以鹅打破僵局,当头棒喝,感悟终局。
 
此赋全长500余字,是刘子檀查阅了一天的书圣典故事迹,然后用一晚上所作。文章用文言习作轻车熟路,文风古朴,意蕴深远,引今人思考,读完不禁惊讶于文章出自18岁少年之手。
 
痴迷文学与写作
少年立志用文学传承家乡文化
 
8月31日记者见到刘子檀时,这位帅气的小伙子刚从暑期打工的图文社下班。今年高考,刘子檀考入四川传媒学院编剧专业,还有几天,他就要进入大学学习。
 
古文阅读与写作让很多人望而却步,然而却是刘子檀的最大兴趣所在。9岁开始写作,《棋界天平》《福娃历险记》等长篇童话在媒体全文连载。初一开始尝试写文言体,他写的《异景论》完全是他自己观察思考所作,全文800余字,毫无生涩之感。
 
刘子檀喜欢探究、思考、观察,讨厌既成地套用公式和死记硬背,他说自己最大的优点就在于活学活用。他全心扑在文学这条路上,家长给了他充分的“自由”来支持他,老师了解后也都不再干涉他的文学梦。父亲常常跟他开玩笑说:“刘子檀,人家是写作业,你是写作。”有一年暑假过后,同学都交作业,而他交给老师的作业却是一部长篇小说。高中时父亲想让他去体验晚自习的氛围,而一周下来,他丝毫没体验到紧张的氛围,而是每天晚上抱着一本厚厚的《古汉语词典》饶有兴致地看。
 
对于学业,父亲刘维朝从未要求过儿子,甚至帮他为写作“开道”,而在写作上,父亲也从时未要求他写,全都是刘子檀处于爱好自己习作。宽松的家庭环境给他创造了自由创造的条件,保护了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也造就了他开朗豁达、谦虚好学的好性格。
 
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凭着强烈的兴趣,刘子檀在文学上已小有成就。创作20余部童话集,先后荣获“全国十佳校园小作家”、“沂蒙之光”最具潜质青少年作家、临沂市“十佳书香少年”等称号,作品获评多项全国新作文大赛一等奖、山东省青少年科普动漫剧本创作大赛第二名,两首诗作入围“中国诗歌奖”。
 
同时,刘子檀还是沂蒙精神宣讲团成员、临沂市作协会员。他说咱们临沂文化底蕴深厚,是书圣故里,也是沂蒙精神发源地,这些宝贵的家乡文化需要年轻人来弘扬和传承,将来他还要创作大量的文学作品,他愿意以文学的形式来做一个沂蒙文化的传承者。
 
附:《夜逆右军赋》
——纪念王羲之诞辰1715周年暨迎第十六届书圣文化节
 
刘子檀
 
仲秋当寒,戊戌岁末。夜逆逸少于琅琊,次别馆,是揖设案,问以新帖,秉烛清谈。
 
言叩其旨,语予美鹅。命酒,以会稽孤姥故事,愿示文采,无以馔。闲话《黄庭》,怀灵禽而跽,予为研墨,具管行毫,手书壁上曰:“言动随心,放达于形”,点睛既就,座上隐有龙吟,举室泠冽。归席中坐,袖出曲颈。当座争誉之,以少学于卫夫人,窃读笔论,许下洛下,“好字唯之”。入木三分,坦腹东床而婿;四体具备,修禊兰亭而书。天下冠焉。
 
圣纵鹅于屏后,退左右而言予。坠地作初生,双亲笑邻里。幼儿长琅琊,傍水为居所。讵不戏长流,窈窕清波客。年少不必言,有奋慕张芝。濯笔大方池,故迹追来者。周游求书法,既长长是艺。恣意放天真,曩谓不强仕。极东出沧海,信忆旧相与。封妻为右军,恙恙思学舍。游目去不留,崦嵫老会稽。俯仰惟快然,修短了于尽。
 
客诵《临河序》,感慨为击节。子字世绝伦,子文少人觉。询今朝之事,一千七百载矣,晋道亡存,陈迹销匿,自言少年事,惟不能得,向所未预,已为无期。情之至焉,亲作书以谢予。今切于往,当至是至。以并古今为不敏,一朝暮为无伦。

银屏乍倾,火烛明灭,灵翰横出。悟今日之事,亦为后人所感,因兴弃席,笼鹅携予于归云尔。
 
 
0